您的位置:主页 > 最新报道 > > 正文

扒一扒我在慈溪同济医院割包皮的经历(转载)

信息来源:互联网资讯 文章作者:山东科技网 发布日期: 2018-05-08 阅读次数:

  1,话说我做包皮手术的时候,我平躺在手术台上,主刀大夫(这大夫还是个主任)往我的JJ根部打了几针麻醉针后,我的JJ便无了知觉,任由大夫和他的助手(女)摆弄了。

  手术傍边,主刀大夫不时与他的助手交谈,貌似在教授手术经验。我则躺在手术台上百没有聊赖,睁着眼睛只能看到天花板,闭着眼睛又会胡思乱想…

  踌躇再三,我终于憋不住了,便问主刀大夫:“XX大夫,我能看看(我的JJ)吗?我好奇…”

  不想大夫不合意:“看什么看?!净添乱!”

  我只好敦朴实实待得手术结束…

  大夫呀,其实我只想见我的包皮最后一面,你怎么就那么狠心呢?!

  -------------割--------------

  2,配景:做完包皮手术后的一周内经常得换药;

  自从手术后,我的手术部位不停缠着纱布,我不停不得知我的JJ被整成了什么样;

  术后第一次和第二次换药均是新来的小护士给我换的药;

  第三次是换药室的专职护士(在这家医院的工作时间异常长了)给我换的药。

  配景交待完毕。只见“老”护士三下五除二地把我JJ上的旧纱布去了,接着给我的JJ消毒。这时,她突然问我:“你这手术是XX主任给你做的吧?”我一惊,脱口而出:“你怎么得知?!”随后脑海中闪过一个动机:难道XX主任在我的JJ上做标记了?

  于是我又当心翼翼地问护士:“这也能看得出来(是谁做的手术)?”

  护士异常不屑:“当然了!XX主任做的手术,手术切口异常整齐,缝线也缝得异常好。其它的大夫做得就没那么好…”

  本来如此,我心中的一块石头才落了地…

  请包容我想多了…

  …

  话说刚做完手术的那半个月真是折磨人,走路得走八字步,以免裤子碰到JJ;嘘嘘的时候得分外当心,不应把JJ上的纱布弄湿,不然会沾染;最最痛苦的是不应想女人,不应有邪念,不然……疼死了…(做过手术的男同胞们,你们懂的)

人工智能更多>>
移动互联更多>>
科学探索更多>>
栏目链接